•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情感故事

澳大利亚的希腊式婚礼

时间:09-24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434   评论:0
内容摘要:Harry的朋友不多,年轻时一块儿玩的朋友:有的结婚生子后渐渐淡了往来,有的没结婚也不常走动,总之大家各奔东西;教堂的教友在教堂碰面都很亲热,私下里也是各忙各的,来往不多。Harry有一个教友George,希腊裔的澳大利亚人,50多岁,离婚,有一儿一女,在火车站上班,已经很久不去教堂了,他们之间的交情仅限于在教堂说“H...
     Harry的朋友不多,年轻时一块儿玩的朋友:有的结婚生子后渐渐淡了往来,有的没结婚也不常走动,总之大家各奔东西;教堂的教友在教堂碰面都很亲热,私下里也是各忙各的,来往不多。Harry有一个教友George,希腊裔的澳大利亚人,50多岁,离婚,有一儿一女,在火车站上班,已经很久不去教堂了,他们之间的交情仅限于在教堂说“Hello”的程度。2009年8月,Harry从中国回澳大利亚之后,由高血压引起的眼底出血需要做手术,乘火车去市里的眼科医院时,在Dandenong火车站碰到了George,他喊Harry的名字,当时Harry几乎忘了他是谁,俩人一聊,才想起来,互留了手机号码,之后George就没了的音信。直到2012年,我来澳大利亚之后的某一天,Harry接到George的电话,说他找了个菲律宾的女朋友Helen,已经以未婚妻的身份来澳大利亚了,他想星期日带她到教堂与我们碰头,聚聚。

     星期日在教堂见到了George和Helen,男的希腊人长相:黑发,高鼻梁,浓眉大眼,中年人,中等个,体形还算匀称,很热情;女的菲律宾人特征非常明显:肤色很深,塌鼻梁、阔鼻孔,大眼睛,中等个子,挺年轻的,看起来像27、8岁,神态怯生生的,很拘谨。教堂弥撒结束后,我们到麦当劳一叙。George告诉我们他是怎么认识Helen的,又是怎样把她办到澳大利亚来的。Helen我和申请的是同一种签证,即未婚妻签证,不同的是:我们是通过移民中介公司办的,花了很多钱;而他们是自己申请的,没花多少钱。菲律宾女人嫁给西方人的大多很穷,她们嫁给西方人的不是她一个人,而是她的整个家庭,这个西方人需要供养她的全家。Helen得到的签证规定必须在8天之内离境,否则作废。她没有钱买机票,是George汇钱给她才得以成行。我说起Harry到机场接我的遭遇,乐的他们前仰后合,觉得我这个人很有趣,当即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婚礼,到时候还要请我到台上讲话(西方婚礼上搞笑或调解气氛的),Harry很爽快地答应了。回家路上他跟我说,他表妹Lisa除了邀请我们参加了她的婚礼,平时连个电话都没打过;他邀请亲妹妹Nicole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人家不稀的来,电话也懒得打一个,只发了个手机短信祝贺。因为家人与亲戚如此疏远和冷冰冰,所以当George和Helen邀请我们参加他们婚礼的时候,Harry很感动,尽管George和他并不是很熟,除了共同的信仰,我想是那种被需要的感觉,莫名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澳大利亚的希腊式婚礼
菲律宾新娘Helen在一个希腊老头(充当父亲的角色)陪伴下从停车场走来

澳大利亚的希腊式婚礼
婚礼仪式所在地:Dandenong Workers Social Club(Dandenong工人俱乐部)的前台

澳大利亚的希腊式婚礼
 Dandenong工人俱乐部的餐厅


标签:希腊式婚礼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