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澳洲医疗

我所经历的澳大利亚救护车服务

时间:09-22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925   评论:0
内容摘要:昨天是第一天到中文学校上课,可以讲是成功的,全班一共18个学生只有2个不是出生在澳洲,其余的全是当地出生的,年龄在10岁到14岁之间,有2个是越南华侨的孩子。孩子们对我既尊敬又敬畏,站在熟悉的讲台上被那么多天真无邪的眼睛注视着的感觉真好。我又独创了一套新的方法,需要假以时日方敢示人,但从第一天学生们的反响看非常不错.可...
  昨天是第一天到中文学校上课,可以讲是成功的,全班一共18个学生只有2个不是出生在澳洲,其余的全是当地出生的,年龄在10岁到14岁之间,有2个是越南华侨的孩子。孩子们对我既尊敬又敬畏,站在熟悉的讲台上被那么多天真无邪的眼睛注视着的感觉真好。我又独创了一套新的方法,需要假以时日方敢示人,但从第一天学生们的反响看非常不错.可是,当课程结束后,我却享受了澳洲的救护车。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一改前几天44度高温突然变成23度并飘起了丝丝小雨。一个女老师没有车想搭我的车走,快到门口了她要去厕所,我说我在门口等你吧,我刚去过了。于是我两脚站在最高一级台阶上等她,等她从后面过来,我头朝后看着她说着:走吧,就向前迈出了一步,这一步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我一个大腚墩墩到了稍有湿滑的台阶上了!
  
  这个腚墩不是普通的腚墩,是结实的,是100%实诚的,我坐在台阶上双腿笔直,裙子高高褪起,死活起不了身。你想刚刚在讲台上神采飞扬的老师,现在这个尴尬样子多么难为情,我拼命让自己站起来。可是我清楚地感觉到,我大脑下了个指令,从脊柱传导到尾椎骨那里的时候,就被屏蔽掉了,通不过,两条腿根本无法屈伸,我的脸已经失去了血色,只有吸气没有呼气。
  
  想搭我车那个老师扶了我很多次也扶不起来,赶紧喊来值班老师,值班老师和她一人一边架着我的胳膊,还是拉不起来,因为当时我浑身肌肉僵硬了。
  
  校长很快来了,校长一看我脸色不好,加上上个周另外一个副校长刚摔成尾椎骨骨裂,立刻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我于是就被两位老师扶着开始等救护车。
  
  30分钟过去,救护车影都没有。大家都说如果是骨折的话一定不可以动,于是我们就相互抱着站在寒风中,我一则身体受到巨大震动,二则受到极大惊吓,浑身冷得不行,一直在打哆嗦。
  
  救护车在30分钟之后,悄无声息地(没有鸣笛啊)出现在我们视野中,到了之后,下来一个穿蓝色制服腰别对讲机的女护士?可我感觉跟女警察一样一样的装束,她和从驾驶位置上下来的一个男的慢慢踱到我跟前,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跑步或者大步流星,真的是慢悠悠踱过来,问我:对什么药物过敏?过去几天叫没叫救护车?有什么病史?叫救护车的原因就是因为摔了一跤吗?
  
  问完后说,你自己走到救护车上吧!
  
  我们一群人大声抗议,怎么能走呢?她摇摇头拿出一支绿色的小管子,把一些液体药品倒进去说,你吸了它你就能走过去了。
  
  我一看是我们《酒精与毒品》课上学过的一种毒品,它的功能是放松肌肉,我也没辙只有吸,连吸大约30口的样子,尾椎骨的确不那么痛了,于是在两个同事的搀扶下慢慢挪了15米到了救护车边,刚到车后边,他们两个从后门处咔拉下来一个担架!关键是那个担架床可以移动!我们所有人都嘟哝了起来:他们怎么不干脆推过去!
  
  更滑稽的在后头,那个女的叫我坐下,仰面躺上去!那个刚被摔的副校长英文不好,但大声说,那怎么行!便把我的身体转过去,可那个女的又把我转过来,我也感觉我跟不不可能仰面躺下的,于是我又转过去,那个女的再把我转过来。。。。。几个回合下来,我的尾椎骨又开始痛,无奈,我听从了他们的,坐下,仰面躺下!!!!痛死!
  
  救护车一路上安静缓慢地行驶着,我被绑在担架床上,根本感觉不到在国内那种风驰电掣,连闯红灯的急迫。不禁有点失望。
  
  更失望的在后头,快到医院时,那个女的问我:下车的时候你要人搀扶还是自己下车?
  
  我讶异地回答:我想我要人帮助的。
  
  到了AUSTIN医院后更失望了,一个护士过来询问了我的姓名地址后,让我到急诊室候诊。这一等就是4个小时。其间有人头被打破了,用个白纱布压着,也跟我们排队在一起。
  
  这4个小时里,电视上反复播放着:在您的候诊时间里,我们希望您知道一些事实:(或者简洁翻译为:候诊须知)我们有多忙?我们一年接待60000人次,每天170人次,以周日和周一为最忙,下午晚上任务最重,我们根据您的情形把病人分成4个不同的等级,然后安排不同等级的人在4个分部候诊,这其中包括救护车拉来的病人。。。。。。请您询问我们的工作人员而不要呵斥他们。。。。。。。
  
  4个小时之后,终于轮到了我。这时经典的一幕上演了:一个美丽大方的女医生过来及其温柔地给了我4片止痛药,走了!
  
  然后又是一个小时的等待等拍X光。拍X光后,医生说,没事了。
  
  幸亏接待我们的是个来自湖北的讲国语的医生,他可能考虑我们对于这种待遇颇不满,又喊来一个老的医生给我们解释了一大通,无非是说我“BAD  LUCK”,即使骨折,对于尾椎骨也没有丝毫的疗法可以采用。接着物理疗法治疗师来了一通温柔的解说,告知我以后的注意事项,和离我居住地的最近的物理疗法诊所地址和电话;后来又来一个书记员性质的人,跟我们校长要去了工伤保险号码之后,湖北医生递给了我两盒药:一盒止痛药,一盒布洛芬,打发我回家了。
  
  可以说不幸中的万幸:
  
  没有骨折;中文学校购买了工伤保险,不用我花钱,否则一次救护车就是800澳币;与校长有了几个小时的深入交谈,交换了关于商业汉语教学的思路,奠定了我以往锁定的商业汉语教学目标的基础。
  
  得到新的认知:
  
  1、救护车保险一定要买,否则一次800不是个小数目;
  
  2、澳洲公立医院去不得,免费也不去,一般的病等就等死了。一定要购买私人医疗保险。
  
  3、奉劝所有的打工族,一定找正规的公司打工,否则所有的花费全由你自己负担。我以前打工的推拿店2年前发生过一起事故,结果那个老板(就是我老板的太太的姐姐)非让员工自己承担所有的费用,要5000澳币。
  
  4、一个人在外,处处小心。


标签:澳大利亚救护车服务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