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情感故事

我又回到了堪培拉 没有看见你站在夏末的背景里(2)

时间:02-27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565   评论:0
内容摘要:后来,我又回到了堪培拉,可是我没有遇见你。我没有看见你站在夏末的背景里,穿着那件我送你的袋鼠T恤,吹着一曲悲伤的萨克斯。  时光带着你走远了,我却看不到你离开的背影。                                        ——题记 [...
   


[四] 
   
  堪培拉的夏天还没有完全过去,天朝的春节就到了。除夕的那一天,我的母亲给我打电话,她问我:“赵颖,你在那边还好吗?钱还够花吗?” 
  彼时我坐在广场上,江修仁就站在我的身边,我大声地讲着汉语大声地笑着:“当然,我现在在参加舞会呢?我就不回家了,小豆对我很好,等我们毕业回国我们就结婚……” 
  讲着讲着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母亲絮絮叨叨还想问些什么,我就以“越洋电话费太贵”的缘由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后我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了。 
  江修仁木着脸朝我靠近,然后把我抱住了,他的手中还拎着他的宝贝萨克斯,冰凉的金属贴着我廉价的T恤。 
而他的怀抱就像暖炉一样,抱得我满身是汗。 
  流了很多眼泪和汗之后,我拉着江修仁去了一趟超级市场,他对我说:“晚上做年夜饭吃。” 
  江修仁的话很少,脸上也极少有除了面无表情之外的表情,但我还是读懂了他的关心。我们乐呵呵地推着车在超市乱逛,买了一些熟食和肉类,最后我们停在了蔬菜架边没有动。我的眼睛盯着架子上的那颗绿油油的大白菜,我想我此时的眼神肯定就像狼一样泛着幽幽的绿光。
  我已经忘记我有多久没有吃过大白菜了,学校饭堂的蔬菜就像从地里捡来的一样,又难吃分量还少,而在国内最常见的大白菜在这里却是奢侈品,一颗的价钱在国内不知道可以买多少颗。我买不起,我踌躇了好久之后还是推着车走了。 
  可我没有想到我们在江修仁的小屋子拆开购物袋的时候,我看上的那颗圆滚滚的大白菜会安静地躺在最上面,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抿着唇转过头看着有些脏的墙壁,没有说话。 
  这是一顿很简单的年夜饭,那颗大白菜最后被我做成了醋溜大白菜。江修仁或许没有吃过这样的做法,他就着白菜吃了两大碗干饭。吃完饭后他去洗碗,我躺在地板上用他的小电视看DVD,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江修仁,你怎么对我那么好啊?”我问他。 
  “都是天朝人。” 
  “那你是不是对谁都那么好?” 
  “不是。”他还是那么冷冰冰硬邦邦的,最后我有些生气了,我抻长脖子喊他的名字问:“我们谈恋爱好不好?” 
  他似乎愣了一下,“哗哗哗”的水声也停止了。我等了好久都不见回答,最后有些恼羞成怒准备离开了,他却湿着手冲过来拉住了我,弄得我满手的洗洁精。 
  他的声音还是听不出情绪,但他的眼睛却亮晶晶的:“好。” 
  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钱,我很没有用,你还和我好吗?” 


[五] 
   
  我就这样和江修仁恋爱了。他还是每天去广场吹萨克斯,赚很少很少的钱来养活自己和交房租。很多时候,他还会去我的学校,给我带三明治,还有一些水果,这可给我省下了不少饭钱。 
  我牵着他的手在学校里乱逛,我们还遇见了小豆和他的袋鼠女友。我昂首挺胸地从他身边经过,他愣愣地看着我们,那一瞬间,我觉得快活极了。 
  可是乐极总会生悲,我在一个月后被餐厅的老板炒了鱿鱼,他说我怠工,还说我工作马虎,最后他给了我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就让我滚蛋了。在厨房帮工的澳大利亚男孩告诉我,他其实是请了别的人,是个男生,力气大,除了洗碗还可以搬搬扛扛,所以不要我了。 
  我又哭了,我在江修仁的出租屋里哭:“我现在没有工作了,我会饿死了!再撑不下去我就要回国了!我准会被别人看不起,他们就等着看我的笑话,为什么我父母那么穷!如果他们是有钱人,现在我就可以像别人一样穿着漂亮时尚的衣服拍些街拍让他们羡慕了……” 
  他就坐在我的身边,背靠着我吹萨克斯,吹得我心烦快要发火的时候,他小声地说了一句:“赵颖,我养你。我找工作。” 
  冬天已经来了,江修仁的房子没有暖气,很冷。我哭得哆哆嗦嗦,抬起头看着他,他微微笑了笑,手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发。我的胸口却闷得难受。 
  我吸了吸鼻子,推他的肩膀:“喂,你给我讲你的故事吧!” 
  他的父母同我的父母一样都很穷,不过他父母是建筑工人,而我父母是塑料工。他从十五岁开始就去打工,赚了钱买了这把萨克斯,十七岁来到了堪培拉的音乐学院。他的父母为了支持他学音乐花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身债,他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只好吹萨克斯赚一点小钱。 
  “你为什么不回去呢?”我问他。 
  “那你呢?” 
  他没有回答我,我也没有回答他。他是害怕父母失望,而我当然是害怕被人耻笑。 
   


[六] 
   
  露西的三个男朋友都很有钱,其中一个又给她买了一件香奈儿最新的小坎肩,还有ANNA SUI的香水。我看着她不停照着镜子来回走动着,索性闭上了眼睛睡大觉。 
  她笑得很大声:“赵,你可是越来越没有用了,有钱男友你放飞了,现在找了个穷小子!” 
  我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不开心?”江修仁蹲在出租屋的玄关处,他面前是小小的电磁炉,他在给我做饭的间隙问我,“因为学习?” 
  “是的,我语言学导师把我当掉了,就因为我没有给他送礼。”我随口编了个理由,心里还是在想着露西的那件漂亮的小坎肩,我比她丰满,我穿起来肯定不会像她一样宽松得像斗篷一样。 
  江修仁还在捣鼓着皮蛋瘦肉粥,他拿着木勺子不停地在锅里搅拌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有。” 
  我一头雾水:“什么?” 
  他从地上站起来,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塞给我一叠小小的纸币,他说:“赵颖,你拿去吧,给你导师买件好礼物,看看能不能过。”他说完去给我盛粥,粥熬得香糯鲜甜,我整整喝了三大碗便甩下碗走人了。 
  我要赶紧去买那件小坎肩,去晚了估计就没有了。 
  我没有问江修仁的钱是哪里来的,我的脑海中密密麻麻地挤着几个字“有钱了有钱了有钱了”,我像飞一样从江修仁的小屋子里跑出来,然后打的奔向名牌街的香奈儿专卖店。我买了件和露西一模一样的小坎肩后还剩下十来块澳元,我便在公园门口买了两件印了袋鼠的长T,就是那种质量很差的白色衣服,洗了之后还会变形的那种,一件给我,一件给江修仁。江修仁拿到手的时候却显得特别开心。 
  我穿着那件驼色的小坎肩屁颠屁颠地去找江修仁,他穿着我送的T恤衫在出租屋里忙碌着,天气那么冷,他的牙齿不停地打架,可他的眼睛却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他对我说:“赵颖,你对我真好。” 
  我的鼻头有些酸,我想天气真是太冷了,冷得要把我的鼻子都冻掉了。


标签:堪培拉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