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移民生活

澳大利亚留学拿到PR后开始振奋起来找工作(2)

时间:02-22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3334   评论:2
内容摘要:我不光是井底之蛙,而且极度不上进,每天吃饱了混天黑,没一点儿追求,跟各种牛人比起来,简直就可以算是批判对象。。。。    怎么说呢,虽然比上各种不足,但是一些小小的经验总还可以分享给刚开始找工的童鞋们。也希望找工作的同学们,看到我这种各方面都    不怎么样,还能找到工作...

  结果没什么意外,他们亲自打电话给我点评我的表现,然后说我表现的很好,只是缺少他们需要的 某些leadership quality。我对于他们这么重视的亲自打电话,和他们宽容的说法非常感激。暗下决心一定要 学好英语,以后少出洋相。(对了。。这么多年我这个决心从未实现)
  
  转眼间我的简历已流落到各个大小中介里,很多中介的很多工作都被我投过多少遍了,像hays这种 专门负责accounting的中介,每天都得被我投几遍,奇怪的是他们从来没理过我,连个电话都没有过。后来人 家跟我说他们只招呼那些平均分D以上的,我非常愤怒,心里大骂sb,也不知道是该骂他们还是骂自己。接到 其他的面试电话,我熟练的不用战战兢兢的打回去,那几个必问的问题,就是你在干嘛?你想找嘛?你n年后 会看见自己干嘛?我都已经编好固定答案,对答如流。还有的必问问题是,你想要多少钱,经过深思熟虑后, 我选定的答案是,这个机会非常好,能让我学以致用,所以我真的不在乎薪水。实话实说嘛,免费的我都做, 何况给钱的。但是为了避免中介们觉得我太cheap了,是个实在找不着工作的主儿,我还得加一句: as long as it's in line with competitive market rate. 至于market rate是多少,他们肯定比我清楚,就不用我 费心解释了……
  
  从6月多找到实习一晃就9月多了,从找工作开始已经3个月,都说3个月就是一个坎,3个月就是有点 失去耐性的时候,3个月也是好事儿会发生的时候。前面说了,做实习的同时还在餐馆打工,所以经济也并不 太拮据,好在生性懒惰乐观,每天把投简历,接电话,然后去邮箱删除那几十封以“unfortunately”开头的 邮件作为例行公事,很少自怜自哀,灰心丧气。开始这些拒绝我的邮件我会细细看看,有些极好的机会悲剧以 后会引来短暂的惆怅。后来司空见惯,看到unfortunate连丝涟漪都没有。啊,不幸的故事都一样,幸福得故 事却还没到来。其实这3个月里见得都是中介,然后就没下文了,钱包里也攒了将近10张各个中介的名片。我 看到网上说面试完要打电话回去,可是我一直都张不开这个嘴。我的生活一直是极度不认真,事事凑合,得过 且过的态度。。所以,大家千万别学我啊……
  
  在一个普通无比的周五早上,我例行公事的投了seek上所有的工作。我刚投完还没两分钟就来了个 电话,因为刚投完所以还记得,是我用entry在banking那栏搜到的一个职位,那边是浓重的英国英语的口音, 简单的问了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就叫我当天下午去面试。我记得他问了我一个其他中介没问的问题,而且问了两 遍,就是:你大学挂过科吗?真是哪壶开他就提哪壶啊,我欢天喜地脆生生的告诉他,NO!!他非常满意,我 也突然充满自信。
  
  这个中介叫做Apsley,那个英国佬叫Russell,过了好久依然记得这个名字……办公室在wynyard附 近。去了好多中介为什么单单记得这一个呢……也不知是因为Russell面貌帅气,还是因为他看起来好像对我 格外nice,反正回忆起来是那么的美好。他开门见山的跟我说,他手里有个position非常适合我,职位是fund accountant。公司叫做colonial first state。说完以后,睁着一对碧蓝碧蓝的眼睛不说话,微笑的看着我, 我也微笑的看着他,短暂的沉默后,他突然大惊失色的问我,怎么?你没听过这个公司?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在给我机会说,“wow”。我只好跟大傻子似的摇头。他给我解释说Colonial First State(以下简 称cfs)是commonwealth bank旗下的投行。fund accountant这个职位要求就是有半年以上公司工作的经验, 成绩良好就行了。他指着我带来的大学成绩说,大学成绩一般,不过高考成绩很好。我可以向cfs突出你的高 考成绩,他们应该会给你面试的!随后,他啪的抽出了一张纸,说这是他去年送去cfs工作的那个人告诉他的 去年的面试问题。那天下午,我在他面前把所有问题都答了一遍,说的不好的,他就和我讨论,跟我说如果是 他,他会怎么答。我激动的对他说,哇,你好会面试,我想把你说的每句话都录下来。我的傻里傻气逗得 Russell哈哈大笑,他的笑声让我非常放松,如沐春风。我在他办公室里坐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我走的时候他 拍着我肩膀亲切的说会通知我面试的时间,然后说他相信我一定会通过面试。那个温馨的星期五下午,在我印 象里,从来没有一个外国老师,或老板,或外国长辈对我这么好,Russell先生在我脑子里成为了英国绅士的 象征。…
  
  到家以后,心里一直被一种希望的喜悦包围着,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但可能因为Russell先生的肯定 ,带给我无限憧憬。那个周末我都处于亢奋状态,我在网上查cfs,查fund accountant是什么(以下简称FA) ,查公司的地址,啊,真的很不错,这就是所谓在CBD的大公司吧!我赶紧把Russell给我的题目和答案全部都 打在电脑里,准备把每个都练得倒背如流。我在心里反复的对自己说,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就是这个了。
  
  Russell先生没有让我等,周一就来了电话,说面试就在周二,因为对方要人比较急。挂了电话,我 超级庆幸自己周末是在练习面试而不是出去疯。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嘛。
  
  虽然面试过的中介很多,但是面试过的公司只有nab那次group interview。所以当我终于坐到坐落 于悉尼白领最集中的Martin Place,CFS大楼的29层上的大堂沙发上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比那次去NAB更紧张 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Reception小姐长得太美,穿着又格外职业,她穿着10厘米的细高跟比我高一头的 站在我面前,我瞬间觉得自己散发着难以掩盖的女屌丝气质,或许是因为29层直面悉尼大桥,无敌海港风景让 我觉得这个地方太过豪华,我在这里格格不入,亦或是等待面试时,面前茶几放着各种看起来无比高深的金融 实事杂志,我一本都没听说过。我在心里想他们会问我金融实事吗?我要不要背下来这些杂志名字,说平常我 没事儿就看看……
  
  正在胡思乱想,面试我的经理就来了,一男一女,我觉得我看了那俩人真是稍微好点儿,一路进来 看着的都是老外,面试我的却都是亚洲人面孔。我一直觉得想留个好印象最重要的就是微笑,于是对自己说, 笑,笑,笑,一直笑,如果紧张脸僵了就更丑了。好在微笑的度过了面试的40分钟,那女经理从头到尾就没笑 过,一直以看大便似的眼光厌恶的看着我,男经理从头到尾基本没说话。他们问的题目跟Russell给我的惊人 的相似,只有2道是多出来的,就是问我:你朋友会用3个什么词形容你?你个人爱好是什么?这两个实属很简 单的问题,可是我因为实在太紧张,被问到没背过的答案立刻傻了。3个词想了半天就想出一个smart……我也 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平常的机灵劲全没了,女经理轻蔑的看着结巴的我然后说答不出来就算了。然后个人 爱好,想都没想就说自己喜欢打游戏,说完以后立刻想掐自己大腿,这么不上进的爱好还真好意思往外抖落。 。。没想到那男面试官本来一直心不在焉,突然饶有兴趣的说是吗?我也每天都要打游戏诶!你玩不玩魔兽… …
  
  离开CFS大楼,第一件事就是打给Russell先生……他说不出周五之前就会有消息了。
  
  回到家以后一直处在亢奋的状态,面试时的紧张消退后,回答过的问题一句句在心里流过。越想越 觉得各个地方有诸多不妥。接下去的几天我每天都会给Russell打一个电话,对别的中介我不敢打电话问情况 ,但是Russell像是个多年老友,给他打电话丝毫不用紧张,每次他都会耐心的跟我说,别急,他也在等消息 。
  
  就在那周的周五,那是9月的一个平凡的周五,我和一群朋友正在晚上出门觅食的路上,Russell的 电话来了。我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大叫一声都别动别出声,然后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这是面试后他主动打给 我的第一个电话,必然是有消息了。电话里Russell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平静,安抚人心,他平淡的说,CFS觉 得我面试表现的很好,但是一起面试的有一个在State Street做过半年FA,经验对口。所以CFS决定聘他。我 也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只记得我跟Russell挂电话前说了好多个sorry,而他说了好多个For what?don't be ,我也不知道我sorry个啥,但是我就觉得好对不起他,他那么相信我,给了我面试机会,我让他失望了。挂 了电话看旁边一群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的朋友们,连忙用高的不正常的声音大喊,饿死我了……
  
  本来充满希望的一周,就在这个电话中结束了。那个周末我多希望Russell还没打电话,我还有一个 快乐的周末能幻想着自己要去Martin Place上班了,哎,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之后的一周我有点灰心丧气 ,觉得连题目全部给我的面试都进不去,我还能干啥?投简历更加看都不看,机械的搜索,发送。

标签:澳大利亚留学拿到PR  拿到PR找工作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