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移民生活

我已经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6年了 仍然没有成熟稳重

时间:02-18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957   评论:0
内容摘要:2008年我从国内技术移民来到了澳大利亚悉尼,从此在这里独立谋生。一转眼6年过去了。我从一开始的一个人变成了现在的三个人。刚来时正好赶上澳大利亚经济危机,人心惶惶,到处裁员。那时我开始找酒吧的工作,从家附近的找起,沿着火车线在大大小小的酒吧都投了简历。最后有一家酒吧...
    2008年我从国内技术移民来到了澳大利亚悉尼,从此在这里独立谋生。一转眼6年过去了。我从一开始的一个人变成了现在的三个人。
我已经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6年了_仍然没有成熟稳重
    刚来时正好赶上澳大利亚经济危机,人心惶惶,到处裁员。那时我开始找酒吧的工作,从家附近的找起,沿着火车线在大大小小的酒吧都投了简历。最后有一家酒吧录用我为Bar Tender, 从此我从酒吧的顾客变成了工作人员。有了第一份工作,以后的工作就不那么难找了,出于寻求新鲜感和满足好奇心,我像转陀螺般地频繁更换着工作。除了第一份酒吧工作,还在星级酒店,俱乐部,大型活动,旅游公司,贷款公司,留下了我的脚印。生活就像是个香蕉皮,踩着它滑到哪就是哪。在这些换工作的过程中,我接触到澳洲的三教九流,看到了他们的生活都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点想法。

    在悉尼的两年半中,我感觉自己吃喝玩乐方面的需求已经被很好的满足了。每次想去什么地方,我从奋斗在澳洲网站上查好了,就会立即前往,各种地方去的差不多了,该体验的也体验过了。我该为自己今后的人生打算一下了。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什么样的年龄做什么样的事。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我的男朋友大罗同志,大罗同志和我在悉尼偶遇,他一直在珀斯居住。这时,我就要面临一个地理距离的问题了,是继续在悉尼呆,还是搬家到珀斯?我陷入了惴惴不安的艰难选择中。

    悉尼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很舒服,我喜欢它的大都市感和多元文化。我在悉尼的朋友,也是可以随时叫出来一起逛街吃饭,周末去个酒吧之类的。究竟应该不应该离开这里呢?作出这个决定,简直比我当初决定从中国来澳洲还要艰难百倍。离开悉尼,意味着我要放弃赖以生存的熟悉环境,虽然我来悉尼时也是头无片瓦,但是两年的定居已经让我对这里产生了依赖感和亲切感。其实,地域的迁移在人的日常生活中不算难事,我知道很多人一向视人生移动为自我丰富的杠杆,但是彼时的我,就是非常厌恶人生的浮动和不确定感。

    人生就像一场赌博,不赌一把怎么能知道手里筹码的份量,我深深地知道,工作,票子,车子这些没有了,以后可以随时再得到,但是机缘一旦错过了,以后就不会轻易得到了。经过反复的思考再思考,斟酌再斟酌,我决定遵从内心的直觉。我辞掉工作,卖掉车子,退掉房子,买了一张去珀斯的单程机票。我还清醒地记得出租车在凌晨五点在我家门口等我,接我去机场,我看着窗外的一片黑暗,想: 我难道真的要离开这里了么?

    从小到大,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我妈帮我做的,只有这一个从悉尼搬到珀斯的决定是我自己做的。现在看来,这真是无比正确的一个决定

    来珀斯后一个月我就找到了一份办公室Admin工作,工资虽然不算很高,但是胜在清闲安逸。九点准时来,五点准时走,适合我这种不喜欢压力的人。澳洲人都很懒,各个活的像没心没肺的小白猪,我觉得我也渐渐加入懒人组了。接着,一切都在一年间的时间里神奇地发生了:买房子,订婚,怀孕,生孩子,举行婚礼。似乎一处绿灯,处处绿灯。等我懵懵懂懂地清醒过来时,已经成了一位8个月大女宝宝的妈妈了!

    今年我三十岁了,但在性格方面仍无太大长进,仍然像个咋咋呼呼,感情外露的没谱青年。没有一点孩子妈该有的成熟稳重。希望三十岁以后,我能洗心革面地改变这一不佳形象。对于生活呢,我也没太高要求,只希望身上有衣遮体,头上有棚挡雨,雨天不像落汤鸡,冬天不像狗熊,老公下班按时回家,孩子按步就班成长,当外面的世界向我们挥舞老拳时,我和大罗同志能紧紧地站在一起抵挡。这就是我对三十岁后人生的期望。

标签: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