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澳洲美食

我的澳大利亚厨艺之旅体会到了澳洲美食很杂很乱

时间:11-30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325990   评论:0
内容摘要:  奋斗在澳洲讯:刚去澳时,对西餐毫无准备,难吃程度超过我的想象。餐餐吃不饱,靠中国超市买来的一瓶湖南剁椒拌米饭为生。20几岁的我,深深懂得了民以食为天的道理。    澳洲是个大熔炉,除了本土土著文化,无自己的历史和文化。早年移民以英裔居多,也是英属殖民地,所以基本主流文化...

  奋斗在澳洲 讯:刚去澳时,对西餐毫无准备,难吃程度超过我的想象。餐餐吃不饱,靠天朝超市买来的一瓶湖南剁椒拌米饭为生。20几岁的我,深深懂得了民以食为天的道理。
  
  澳洲是个大熔炉,除了本土土著文化,无自己的历史和文化。早年移民以英裔居多,也是英属殖民地,所以基本主流文化受英国影响大。食品同样如此。俺一个吃成都美食长大的妞儿,哪受得了这个‘嘴里淡出鸟’的罪?
  
  所幸近年大帮亚裔移民涌入,亚洲饮食如神来之笔,给澳洲平淡乏味的食谱上增加了强大的色彩。
  
  亚洲食品在澳洲,最亮的便是东南亚菜。我认为东南亚菜最亮,是因为我吃天朝饭长大的;对东南亚菜基本无了解。好吃是硬道理。反正普遍来讲,澳洲的东南亚菜比天朝菜好吃。
  
  当穷学生那会儿,在西澳一个嬉皮小镇Fremantle的一间泰国餐馆打工。员工餐真心好吃。四川人,喜欢下饭菜。泰国菜,便下饭。泰国菜常用小米辣柠檬和Basil(叫罗勒叶或者千层塔),不油腻。一开始看泰国人做咖喱,野山椒南姜等香料各种熬,之后还要加椰奶,觉得难以置信,觉得这种东西吃不下去。结果一尝,好吃到极点。那种野山椒的极辣被椰奶恰到好处地转为圆润,这样的咖喱汁拌饭极美。存在的东西必有合理之处。
  
  泰式酸辣汤。哪家都有。我的天朝舌头吃不出各家的细微差别,认为全都是从超市买的现成的酱调成。就算如此,也爱泰式酸辣汤,自己也常买回来做。去年在悉尼好友家,她用泰式酸辣汤酱炒大白菜。大白菜吸味,我觉得特别好的组合。说不定会用到四十四号厨房里。回国之后吃贵州酸汤鱼,立刻惊为天人。与泰式酸辣汤神似,都是各种香草的气息,都是各种碰撞,变换出你抓也抓不住的神韵。抓不住就折服吧,就膜拜吧,就享受吧。不评论了。我的胡同四十四号厨房,做贵州酸汤鱼已经六年了,我对于她的无数神秘组合和变化,仍旧顶礼膜拜。这样的菜肴,是无法标准化的。
  
  之后就爱上泰餐。吃过无数泰餐馆,北京没有好的,澳洲也没有太多惊喜。唯有一家,十年前是常客。去年去探访时也已经没有了。这座小餐馆,坐落在澳洲穷困移民和穷学生的居住区,离我的母校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不远,所以我当时也居住于此。天天和楼下一埃及老太太打口水仗。此题外话。
  
  这个小餐馆坐落在该区的Shopping Mall的一个角落,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类似于成都的‘苍蝇馆子’。但‘苍蝇馆子’的最大特点就是深藏不露,往往肮脏的外表下暗藏利器。这家小隐于市的泰国小馆之利器便是:青木瓜沙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家的小米辣捣碎后稍微腌了一下才下的菜碟儿,总之我之前没在别处吃过比这更好吃的青木瓜沙拉,之后也没有。今后也没有了,这家小馆已经找不到了。我曾经试图在四十四号还原这种味道,没有成功。


标签:澳大利亚美食  澳洲美食  澳大利亚厨艺之旅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