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移民故事

澳大利亚移民成功后意外的在洋鬼子地盘上做警察(图文)(3)

时间:07-08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328875   评论:0
内容摘要:  奋斗在澳洲讯: “美国总统让自己的武装部队在世界上飞扬跋扈地做世界警察,他说是因为要把反恐的战场开辟在本土之外。我听了很感动。于是当我越来越多地听到不少洋鬼子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愈加嚣张地为非作歹的时候,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到那些歹徒的家乡来对他们进行综合治理!”    ...
  
  
  他曾失去了一个搭档,非常相似的情境,他的年轻搭档为了救精神病人从大桥上掉下去,再也没有被找到。那天晚上他恐惧地尖叫时,是以为也会这样失去我。
  
  我的行动并没有得到奖章,我也从没想得到过奖章。我得到的评价是,“你表现出了对生命的强烈的关注和忧虑,你表现出的勇敢令人尊敬……但是无疑忽视了警察的自身安全,没有深思熟虑行动可能产生的后果……”最终,高层建议“不对该同志采取进一步的惩戒,到此为止”。
  
  我完全没有失望或不满,却被两种不同文化背景中关于生命价值的取舍和差异深刻地震了一下,新的思索让我过去接受的种种舍己为人的教育形成的价值观遭到了颠覆性的破坏。“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要自杀的人,是不值得的”——我完全理解这样的观念很难被天朝的官方主导的价值观接受。但后来又一次的亲身经历毫无疑问巩固了这个全新的认识。
  
  当时,我和搭档发现一个家伙在街角手持匕首,于是拔枪喝令放下匕首,此时男子开始激动地用匕首割腕部动脉。我的反应又一次成为了听说了这件事的其他同事的笑柄。我边喊“Stop”边用枪指着他并开始向他靠近。我的目的显然是在可能的情况下,踢飞匕首,或把他扑倒戴上手铐,终止他的自残行为。但同样地,这样的反应被认为是牺牲了警察自身的安全(因为对方还手持着匕首)。同时,我的鬼佬伙计们认为,这种情况警察做不了什么,你当然要喝令他停止,但如果不能够发挥效果,能做的就只能是用枪对着他,继续观察和评估现场的危险因素,同时安排救护车到场。所以说到这儿,大家对这个西方警察关于生命价值排位顺序有点认识了吧?我在academy被教育去牢牢记住,谁的生命最重要?——首先是自己的,然后是你的搭档,在后面是公众,最后才是那个精神病(或嫌疑犯)。
  
  基于此,比如车祸里车辆起火燃烧,就算有人被困在里面,警察也不会被鼓励去贸然施救,因为警察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无法判断风险,只能尽快安排消防部门前来处理,即便可能眼看着生命被火焰吞噬。我想在这种文化背景下警察普遍持有的观点是,这是件很不幸的事件,但警察没有必要为它的发生或不能阻止它的发生而内疚。警察只能做他的专业技能允许他做的份内工作。
  
  除了这些价值观念的变化,在另一个国家和罪恶斗争,也有很多人生的第一次:比如:第一次用英语给鬼佬做思想政治工作,把鬼佬说哭了;第一次收到超速罚单,是开警车被拍的……很多好玩的瞬间,不仅有趣还颇值得纪念,这的确不是一个“闷”的工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小时甚至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
  

标签:移民  成功  意外  洋鬼子  鬼子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