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移民故事

我用了四年去争取一个居留权 让我为我失去的青春感到惋惜(图)

时间:06-30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阅读:328789   评论:0
内容摘要:  奋斗在澳洲 讯:    序    我在想家,在想北京。想念豆汁焦圈咸菜,想念北京冬天的雪,想念南锣鼓巷和後海,想念国子监叙香斋的素食自助。不知道是不是我在澳洲真的住得太久了,思乡的情愫也越加凸现出来。在大学,我学了太多西方的政治法律这种生硬的知识,却少了中华国学的一些...

  奋斗在澳洲 讯:
  
  序
  
  我在想家,在想北京。想念豆汁焦圈咸菜,想念北京冬天的雪,想念南锣鼓巷和後海,想念国子监叙香斋的素食自助。不知道是不是我在澳洲真的住得太久了,思乡的情愫也越加凸现出来。在大学,我学了太多西方的政治法律这种生硬的知识,却少了中华国学的一些韵味。於是,天朝书法都开始在我的思乡情怀中荡漾起波纹。脑中装了太多生硬的知识,真的渴望做一些随性的事情。
我用了四年去争取一个居留权_让我为我失去的青春感到惋惜(图)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还曾有过成为作家的梦想,可那个时候,写作是我用来逃离痛苦学习压力现实的减压剂,我逃避到自己想象力筑造的世界中,如同藉酒消愁一样。来到澳洲後,学习压力一下子小了好多,也就没有什麽写作的动力了。这样,中文不退步就不错了,何谈用中文写作?於是,这九年过去了。而我最前面的五年几乎都是为了移民的目的在上学:语言课、预科、职校一路下来,却从未为自己拿到身份後的职业做规划。虽然在Tafe站了一年厨房,但是真的没有想要在拿到PR以後还在厨房工作一辈子,大学是一定要上的,只是那时候我真的没有认真想过大学读什麽。如今我也就是给自己做几道菜来吃。
  
  其实回想起来,我在Tafe的那一年,经常晚上9点才放学,我们几个同学一起等火车,有时是赶火车,在车上虽然疲惫,却有说有笑。我真的感激当时的法国老师Francis,经常与我共用一个工作台,并且品嚐我的作品,也不吝於给我称赞。我也感激澳洲老师Matt,帮助我找到我第一份工作。那是一段辛苦的日子,可是我们懂得苦中作乐。那段日子我也经常去拳击学校训练拳击,也算是有一个课外兴趣,没有沦落到当宅男。其实我自小就不擅长运动,我来到澳洲以後,终於鼓起勇气挑战我自己,从最基础的站姿拳姿学起,并且训练反应和体力,也懂得享受和教练对打的乐趣。
  
  可是当我拿到PR时,已经21岁了。其实21岁拿PR,对於太多天朝留学生都算早的。只不过在澳洲读了大学以後拿PR的毕业生拿到PR时,已经是学业移民双丰收,而对於有些我们这些只是为了PR才去技校的学生,拿到了PR,技校学到的东西就达到目的了,於是,20多岁才开始读大学,而自己国内的高中同学大都接近大学毕业了。
  
  21岁的我,第一次填报大学志愿,随便填上法律专业,後来歪打正着被录取了,可是我却没有立刻去上学,反倒是推迟了一年才去报到,让本来已经“大器晚成”的我更加“晚成”。22才开始读这个5年的Arts-Law双学位,27岁才会读完,而我同班同学大都比我小4岁。在他们可以读大学的四年,我却在为PR努力。我不能说我虚度了四年光阴,但是为了PR,让我用了我本来可以做更有意义的事的四年去争取一个居留权,让我为我失去的青春感到惋惜。
  


标签:我用  我用了  用了  四年  争取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 www.auspr.com QQ:91463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