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移民故事

穷人移民澳洲是如何生活的?

时间:2014/8/18 18:49:40   作者:ruth33   来源:奋斗在澳洲   评论:0
内容摘要:注:发帖前看到其他移民写的贴,所以特地注明下:我这里写的穷,不是其他移民自己花钱移民来了买得起澳洲50万刀的房子开得起店的还认为他们不算富有的,我们这样一无所有嫁来的移民,确实只有刷马桶的工作机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注:200刀每周市区的套间小的只够放张床,所以快一年了衣服几乎没几件能换的都在纸箱里压着,现在看...
  注:发帖前看到其他移民写的贴,所以特地注明下:我这里写的穷,不是其他移民自己花钱移民来了买得起澳洲50万刀的房子开得起店的还认为他们不算富有的,我们这样一无所有嫁来的移民,确实只有刷马桶的工作机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注:200刀每周市区的套间小的只够放张床,所以快一年了衣服几乎没几件能换的都在纸箱里压着,现在看来房子暂时买不成了他也应该终于不做梦了,我就再继续找工作了。

  房子的事情折磨到现在,告一段落了。没买成。

  他一心要去瑙那因为同样价格那里能买到漂亮的房子。图片上的房子34万我看上了,他并不喜欢,他认为没特点,他竟然想买42万的,而我们俩加起来所有的钱只有够买个人家的车库。而乡下的房子卖了一年没卖掉。昨天他去银行问了,因为他没还以前的贷款,所以银行不同意继续贷款给他。

  他问了瑙那医院人家同意我去免费实习,现在去不了瑙那了,我不可能开车1小时多去那医院实习的。

  所有的事情都象他这个人一样混乱无章法,我想理个头绪来,他不愿意!我也非常累。这些痛苦向谁说人家都不理解的,还以为我们在国外过的神仙生活。尤其很多人假装在国外很好,哪怕他们在做按摩给人家洗脚擦屎尿刷马桶的活,他们也告诉天朝的人他们在这里收入好生活好。在这里没有家底,怎么可能买得起稍微像样点的房子?

  我去职业学校英语班第一天遇到班上的天朝人A,她说我们都学结束了,你现在来这个班等于浪费时间,我建议你降到下个班,那个班是老外教的英语非常非常好。一是我刚来澳洲,看见个天朝人对我这么关心,当时心理特别感动。A第一次见我就硬拖我去参加她家的聚餐。二是当时考试后分配到的这级英语班,老师是马来西亚的。还是亚洲面孔老师,心里有点小小失望,听A说降一级教英语的老外教得好,何况她说他们这学期已经学完每天只做考试我学不到什么了,所以我把自己降到了低一个等级的班。

  虽然我刚来澳洲人生地不熟的,但是我也不想才见到A就去她家吃饭,她热情地一定要我去还让老师帮着说服我,我就去了,觉的刚来就遇到个好人,她说她嫁的老外老公怎么有钱我倒没看出来,但是她每天坐车来回3小时多去悉尼做按摩我确实不太理解,她说她不想闲在家里。

  我急于为今后找工作铺路,当时还来不及了解也没办法去了解澳洲究竟是怎样的工作情况,只知道必须先有职业证书才可能找工作,9个月前的英语水平确实连看都不愿意看任何英文因为根本看不懂。央求J一定要慎重帮我选个毕业后能找到工作的证书,心里知道他是个马虎的人这点上很可能靠不住,所以又去学校问那些老外老师和职业咨询处询问。人家认为我很奇怪,那时候他们根本听不懂我的英语,他们心里一定想你还不会说英语怎么可能就去上任何职业课?我找不到任何人能帮我指出一条捷径,而已经来的天朝人提供的信息都是做老人看护每天给几十个老人洗澡擦屎尿,或者去餐馆和按摩店给天朝老板打工。实在没办法,我知道信不过J因为他很多事情上很糊涂,但是开始我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只能听他的。所以我去读了工商管理医药班。所有的人都说你不可能读那个,英语班老外老师说即使她们读这个都很难。

  我硬了头皮去读了。心里想的是我不想把所有的时间都混在英语班和那些天朝人非洲人阿拉伯人在一起,我想接触到当地人。

  果然班上全是澳洲本地人,大多数二十多岁,也有几个和我差不多岁数的。老师当然也全澳洲人。结果不要说听,老师写的什么我根本看不懂何况还有草书。同学们聊天很热闹,和天朝人一样,自动就分成了几个小组,下课聚在一起。

  每天我象疯了一样学习到半夜,而人家只要十分钟就完成了。等我下次去上课,新的内容又下来了--------那段时间的学习可以用连滚带爬来形容!可是即使是连滚带爬,我也赶不上人家。同学都不理我我根本也顾不上这些,可是老师也不太愿意回答我问题,现在想来都是因为我那蹩脚的英语谁愿意和你交流啊。就好比老外到了天朝人圈子里,他说的话人家不懂,谁愿意多花时间去听你说什么,老师也怕听你问问题。

  这里的教学完全不同于天朝,倒是非常适合我。老师讲解的只是少部分和最基本的知识,大量的评估和考试题发给我们,你可以去查资料但是必须保证是自己完成的,当然不懂的地方可以问老师。可是班上如果问的人多了,大家排队问,一天轮不到你问3个问题的。所以开始的时候,不要说同学不理我无所谓,老师一看我要问,就故意呆在前面问的同学那里磨蹭很长时间,而开始的时候我的问题很多,其实更多是我不懂的英语。对于这门课的老师来说,他们只负责教这门课,可不想遇到个英语都说不好的学生老来问英语问题。

  所以有一天不是我们医药班上课的日子我赶去问老师问题,她回答我对不起,你必须等到下次上课再问我。我理解的概念以为天朝老师喜欢勤奋的学生,这里老师看我这么用功会高兴地会帮我。错了,人家的概念是:这不是她应该教学的时间,所以她没义务回答你问题。

  将近2个月,我跌跌撞撞每天在题山题海里翻腾,J看在眼里心疼又无助,只是尽量帮我英语上多解释给我听。

  这期间我仍然每周回英语班上课1-2天,突然我发现不但英语班给的阅读我能轻易读下来,而那些阿拉伯非洲人的英语我听在耳朵里是那么重的难听的英语口音。现在回想这些,不难理解医药班同学老师为什么不爱和我说话了。我在英语班不但感觉老师讲的太简单,作业听读太简单,难民同学的英语多么刺耳,我还发现班上同学都升到上一级英语班了,唯独我留了下来,老师的意思我考试没过。我突然明显感觉到这位老年英国女老师的某种故意。因为我当初来的时候还听不懂,但是我却硬去上了医药班,现在在英语班又什么都明白,她希望我继续留在这里,她每次都问我你在那个班怎样了?2个月后我告诉她都Ok了,她认为我会知难而退,结果我还是留在那个班了。英语班上的同学都认为我英语比他们好,但是他们升了我留级了他们说很遗憾。我继续埋头我的医药班的学习,心里清楚什么是主次。

  医药班有个女孩叫塔拉,她出生在澳洲所以是澳洲人,但是她父母是欧洲人不太会说英语,所以她比较同情我。她非常聪明,功课总是做得又快又好。她在班里并不多和我说话,但是我们互相通信和电话,她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她是天主教徒,在我无法继续学习下去的时候,她就会拉我一把。我也尽自己所能与她相处。幸亏有了她,我了解到更多的澳洲。

  当我准备读医药班证书的时候,我把A当唯一的朋友,我们每次都午餐时间在一起,我说告诉她个秘密和她分享,她突然大声呵斥我:“你整天不脚踏实地花花肠子,英语还没学好就想读证书!我英语比你好都还没去读证书!我告诉你你不可能读出来,钱和时间都白费了!”当时她几乎是咆哮着吼我。虽然我也感觉到她有点奇怪,她说她老公不和她在外人面前拉手和有任何亲热的举动,这在老外中就没听说过;她每次见面都要告诉我她什么衣服鞋子是什么名牌她的手表买了6千人民币很便宜。我想的是在澳洲太孤单,所以她说这些我都恭维她很有钱我们很穷。可是这次她那样咆哮我我知道不能当她是知心朋友了。后来她又一次次邀请又打电话硬拉我和J去她家吃饭。我感觉她个性强爱虚荣,用J的话说很天朝,但是对朋友还是很热心的,所以我都忍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她说她多么恨另外一个她的朋友,她认为那个天朝人利用了她。她不断在我面前诅咒她那个朋友说她多么穷多么廉价,我缄默了。然后她说要看看我的学生卡,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先拿出来,我就拿了出来。然后她说,“你的学生卡上贴的标签给我,你反正开车用不到,我买火车票能打折。”她说她的免费学习英语时间用完了领不到标签了。虽然我确实用不到多少学生卡,但是这样做肯定不妥,可是拒绝的话张不了口,她一把撕去了我卡上所有的标签,我的学生卡看上去像被人掀了帽子。到家告诉J后他非常生气让我立刻拿回来,说这种行为在澳洲会带来大麻烦。我恳求他我们都去吃过人家饭了张不了口算了吧。

  再次遇到A,她说她意识到不妥所以她没用她的卡买票。我听了觉得很奇怪,心里想着还是躲着她点算了。最近去重新申领标签才知道,如果别人拿了我的标签去,标签的信息和卡不符合,不但买不到打折的票而且会被追查。由此不难想像她应该是拿了学生卡去买票被人家盘查了,所以她说她突然意识到不好所以没有用。这段时间我考试通过了开始找工作,正好以此托词就没去赴她的午饭会。

  结果最近在图书馆碰到了她,她开口就是没良心的。真是吃了人家的嘴短,好在我没占她任何便宜,吃饭都是她三请五邀才去的。心里还是不好意思啊,所以她又约我午饭见时,前天我还是去了。

  见面后随口告诉她我又读了个J工作的证书找到实习单位是J帮我的。要知道在澳洲我不要说投几千即使上万的简历而且申请的都是学徒工人家都不给的,志愿者的工作也得不到即使人家需要。来了几年的天朝人都明白有多少歧视,而本地的老外们工作一个岗位都要有500多人申请啊!现在政府正加大砍福利的力度,用J的话说,天朝和美国一样法律只帮助有钱人更有钱,而澳洲还照顾穷人所以大家都来澳洲,可是现在澳洲也开始向天朝化过渡了。我们每天看房价,看了大半年,眼睁睁看见房价大半年涨了3万多,而卧市的房子,稍微像样点的,本来35万还能买个3卧的就在2个月前,但是凡是我们在网上看见去问的,中介一定回答我们已经卖了。这里很可能是登到网上这样35万的市内房子因为看上去还可以,私下就卖掉了,再发到网上。这里中介和天朝完全不同的,一个房子只有一个中介的,中介非常挣钱,个个看上去都是大款。我们13万的地卖了,当时中介告诉J他们收4千5,结果他们收了5千5,等到糊涂的J去看合同,才知道他这样的糊涂蛋因为相信人家说什么就签字,所以被骗了。

  A说为什么你不告诉我让我也去学你的证书?我说我现在读的J的工作证书不但脏而且危险,我只是急需要收入,因为J可以帮我在医院找工作比我自己找把握大些,有收入后我还是要自己付钱再去读个其他专业的学位出来换工作的。

  她突然发狂了!

  只见她用力拍着桌子说:“我可以保证大学的门都不会向你开!你英语3级都还没考过还想读大学!你整天不知天高地厚我们都不要和你玩!”

  我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发飙,我仅仅说了句我可能打算再读个证书,我没说任何多一个字也没任何用意,仅仅是闲聊规划我的人生啊。

  她又拍着胸口几乎声嘶力竭地说:“我们都比你有钱我们生活都比你好!你的证书都是你老公帮你读出来的!”

  我非常清楚地看到她内心的伤,以前我能隐约感觉到。她一面拼命拿吃的给身边的天朝同学,如果你嘴软吃了她还让你打包带上。你觉得她实在太好了。然后你听着她说她老公有多少房产他们多么有钱,可是你看见他们的房子里,厨房的柜子已经几十年了很多抽屉都关不上一片破败,卧室里没有衣橱衣服堆得到处是。这次她老公换了新橱柜安装了衣橱,她赶紧给我看。可怜的移民啊!这些东西在天朝的生活中都是最基本的,可是在这里都成了惊喜!

  我轻轻回了她句:“我老公到学校帮我考试拿的证书。”她几乎跳起来咆哮到:“你老公没来,但是全是你老公帮你的,没有你老公就没有你今天!我们都比你有钱!你活该!”

  这时候她自称她不喜欢却带回家N多次的阿拉伯男同学过来了,她说她老公不喜欢他可是她凡是说不喜欢的,却很热情地给他们东西吃带他们回家聚餐。阿拉伯同学及时出现,她恢复了常态。

  课后她又打我电话,我再也不回了。

  一颗树连根拔起,重新移植到遥远的异乡,即使你枝繁叶茂,也未必顺利,何况你本来根基贫瘠。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讲述那些奋斗在澳洲人们的故事,为大家提供全方位的信息,方便大家了解真实的澳洲签证、留学、移民、生活、旅游等信息。

本网站原创内容归奋斗在澳洲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Copyright 2011 Ausp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公网安备 13010202001370号

冀ICP备130106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