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工作投资

我在澳洲买生意时遇到的老雇员Judy

时间:2014/6/13 23:35:09   作者:羙佯佯   来源:奋斗在澳洲   评论:0
内容摘要:Judy是我在澳洲生意的雇员。    我来到澳洲后,在去年四月份买下了一个生意。这个生意是一个经营欧洲进口食品的店。Judy是这店的老雇员了。我买下生意后,她继续在这个店里工作,就成了我的雇员。    Judy,高大的身板,白色的肤色,一头金色的烫发,一双清晰浅蓝色的眼睛,轮廓分明的五官,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欧洲...
  Judy是我在澳洲生意的雇员。
  
  我来到澳洲后,在去年四月份买下了一个生意。这个生意是一个经营欧洲进口食品的店。Judy是这店的老雇员了。我买下生意后,她继续在这个店里工作,就成了我的雇员。
  
  Judy,高大的身板,白色的肤色,一头金色的烫发,一双清晰浅蓝色的眼睛,轮廓分明的五官,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欧洲人。人都快六十岁,但整天笑呵呵。一张嘴唧唧咋咋整天说个不停。难怪她能流畅地说英语、德语、波兰语和俄语等四种语言。

我在澳洲买生意时遇到的老雇员Judy
奋斗在澳洲配图
  
  Judy是波兰裔,为何移民来澳洲?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去多问她。但我做了这个生意后,认识了很多波兰籍,德国籍的移民。也知道在墨尔本波兰人虽然没有像英国人、意大利人那么多,但为数也不少。Judy告诉过我,她在波兰时,是一个舞蹈演员,她的丈夫是一个拳击运动员。她和她丈夫带着2个女儿刚来到澳洲时,兜里只剩下50多块美元,天一黑也会像我们一样想远在万里之外的家和亲人。在墨尔本定居下来后,她又生了她的第三个女儿Jessica。
  
  刚认识Judy时,总带着自己的眼光看世界,使得我对她有很多的误解。我甚至还认为Judy没上过大学;在波兰曾有过很好的工作;他们对孩子的教育的重视程度等。和Judy接触多了,对她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Judy对她的三个女儿的教育非常重视,她宁愿自己辛苦点每天多花时间的开车接送孩子到远处的更好的教会学校读书。孩子们中学毕业后在澳洲著名的墨尔本大学和Monash大学读书。
  
  大女儿Monica在Monash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开办了连锁食品加盟公司。经营近10年后,积累了一定的资金把生意卖掉去做了房地产生意。我现在的生意就是Monica创办的第一个店面,Judy也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
  
  说Judy是我的雇员倒不如说成是我的老板可能还要贴切点。在店里,一切的工作都是她来安排,包括我该做什么。她在店面时,不是接待客户,就是一边整理货物,及时补货,一边检查库存。下班之前,拿出订单本打量如何预订第二天的cakes。“Wojtek!”她在喊我了,“I donn’t know how to do?”碰到一些节假日时她常常这样犯愁。因为蛋糕不能存放太长的时间,订多了会买不完,订少了不够买。“thrity donuts,and the other you made a decision.”我的英语不好,那么多的蛋糕之类也懒得一一讲。每当这时donuts她基本上都订上50个,第二天打烊时如果买完了,她一定会兴高采烈地对我说“see,goodday,donuts had gone.”
  
  我自己一个人带2个女儿在这里时,女儿放学后都要先回店里,等我下班后才一起回家。澳洲的中小学上学和天朝不一样,中学是早上9点到下午3点,小学是9点到下午3点半,中午每人都要自己带午餐。我女儿一回到店里,Judy马上说小孩饿了,赶快给她们弄点吃的。当我要找什么理由推迟一下,她总是说“shut up!I’m a mother”等等。然后在冷展柜里拿出最好的Ham放在切肉机上干脆利落唰唰几下,肉片就出来了放在小蝶里,然后用咖啡机做巧克力奶给小孩,还一边跟我说要给小孩吃最好的食品等等。
  
  Judy自己的午餐一般是自己在家里弄好带来。她小女儿Jessica还没有嫁人,和她们住在一起,她的午餐是往往是Jessica为她准备。一次我的女儿放学回店里后,她就把自己的午餐拿出来分成三份,自己吃一份,给我的两个女儿每人一份。当天她带的午餐是鸡蛋饼,其实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她说的是波兰语我记不住,只是看到是用鸡蛋为主料,伴一些肉和配料煎成小方块的样式就这么叫。她用微波炉一热,配上一些青菜沙拉,样式很好看的。她很认真地问我女儿味道怎么样?是否和中餐不一样?“delicious!”我女儿不知道是真的喜欢还是学乖了,她这么一回答后可真的不得了,之后Judy每天都带2份以上的午餐来上班,每天都要等到小孩回店里才开始吃午餐。Amanda也是不停的表扬她。有一天,她对我说,Amanda像她什么都喜欢吃,她要把Amanda当成她第四个女儿来养。连续一段时间,Judy每天都做不同的午餐,从饼类、肉卷、菜羹、刀意大利空心粉等等各种各样的午餐。
  
  有一天,因为是星期二,我们一周开业的第一天,生意不忙。我闲着没事做,打开电脑看起起来。也想让Judy多了解我们的文化。随便说,“你知道天朝不少人很相信自己的命,喜欢用八字来算命吗?”“现在电脑网络上也有八字算命,要不要我帮你也算一卦?”Judy似乎也很感兴趣,“Yes,please!”。她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给我后就出去买东西了。Judy常常买鲜花,可这次买了一束塑料玫瑰回来了。等到她回到店里时,我已经把她的八字测算结果打印出来,是中文的。我笑着和她说不要太当真了,只是当成一个游戏而已。接着和她讲解起电脑给她的测算结果来。我的英语不行,只是挑一些概要讲。——“你这个人小时候很苦,很重感情,爱情方面对感情很专一……”“money,money,money!”她叫我不要讲其他的那么多,就说她这一生能赚到多少钱。“你能赚到很多钱,但是不是我打击你,是电脑测算出来的,你赚到的钱都存不下来,都会给你花光,并且还不是为自己花的多。”她像一只泄气的皮球,眼睛一白,“see,you are right!”她把她手中的塑料花递给我看。原来,她去买这些花是第二天要去公墓看她的朋友的。她这个朋友在我接店后也常常来买东西,是她第一次来澳洲时在维也纳机场转机时认识的,年龄和她差不多。前不久因为疾病去世了。之后,Judy经常带花去公墓看她,因为墨尔本夏天天气热的原因,鲜花在太阳底下不经晒,这次她就买了塑料玫瑰。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一个人在波兰把她和她的哥哥拉扯长大。她哥哥现在一家人还住在波兰,身体有病,生活过得不富裕,Judy时常把一些钱寄给她的哥哥帮助他。
  
  Judy很懂得生活,她不仅会做很多西餐,也喜欢品尝世界各地的菜肴,几乎是来者不拒;她喜欢参加各类活动,每个星期天都要去教堂做礼拜,她们的各种社会活动上总会看到她的影子;她喜欢运动,每个星期都要健身房做健身运动;她喜欢到处去度假,去过很多地方。今年6月份她又要去欧洲度假了,而且是3个月之久。现在她帮我找来了另一位波兰人Renata进行培训,在他她去欧洲后替代她的工作……。
  
  Judy就是这样一个整天快乐无比,热情奔放热爱生活的女人。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讲述那些奋斗在澳洲人们的故事,为大家提供全方位的信息,方便大家了解真实的澳洲签证、留学、移民、生活、旅游等信息。

本网站原创内容归奋斗在澳洲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Copyright 2011 Ausp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公网安备 13010202001370号

冀ICP备130106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