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故事

爱在悉尼17天

时间:2014/5/22 19:25:55   作者:   来源:奋斗在澳洲   评论:0
内容摘要:他们做了一年的同学,分离了三年半,恋爱了十七天,然后结了婚。    他们在悉尼谈了十七天的恋爱。    现在,他们有一只可爱的小狗,和三年后生三个孩子的愿望。    他笑说:她追的我。    她笑说:我追的他。我那时追了他一年两年的,他都没反应。哈哈。    那一年暑假,周圆圆18岁。    高...
  他们做了一年的同学,分离了三年半,恋爱了十七天,然后结了婚。
  
  他们在悉尼谈了十七天的恋爱。
  
  现在,他们有一只可爱的小狗,和三年后生三个孩子的愿望。
  
  他笑说:她追的我。
  
  她笑说:我追的他。我那时追了他一年两年的,他都没反应。哈哈。
  
  那一年暑假,周圆圆18岁。
  
  高考结束,高中毕业,大学通知书也来了。大连外国语。在国内算是还不错的一所语言类院校。暑假都快过完了,爸爸一个做留学中介的朋友过来说,有一个好机会,新加坡的一所理工学院来招生。可根据高考成绩报读。以你们女儿的高考成绩,去申请一下,肯定能上。去新加坡念书多好啊。理工学院的学生有75%的学费津贴,剩下自己要交的学费跟国内大学差不了多少。
  
  周圆圆的爸爸妈妈一听有这种好事,说女儿,去试试吧。
  
  周圆圆做了申请,面了试,然后被录取了。
  
  全家人包括最疼周圆圆的姥爷都高兴坏了。周家的女儿要出国了,要留洋了,上上下下都为她出去做起了准备。
  
  临到出国前,爸爸那个朋友才吞吞吐吐的告诉他们,
  
  说他也是现在才知道,新加坡的理工学院读三年,拿的文凭相当于国内的大专。
  
  但是,他忙解释,新加坡英文教学,教育质量好,云云云云。
  
  全家人这下傻了眼。爸爸差点没跟这位重利轻义的朋友翻脸。
  
  周圆圆哭了好几天。
  
  本来可以去上大连外国语,好好的本科,放着不上,反倒跑到新加坡去拿一个专科文凭?
  
  哭过闹过,家人劝她,专科就专科吧,好歹也是出国留学,也不错,以后再慢慢打算吧,没事的。
  
  眼看着没了别的选择,大连外国语都已经开了学,她也没别的学校可以去了,
  
  周圆圆收拾了收拾,上了路。 
  
  下飞机的时候,十八岁的女孩心里一阵止不住的兴奋。我出国了!这是外国了!
  
  她一直是个乐观、爱笑、随遇而安、对未知的世界有着无穷好奇心的孩子。第一次出国,并不像别的孩子,觉得孤单啊,寂寞啊,想家想的哭啊,都没有。有的就是兴奋,好奇,探索的开心。
  
  第一天,就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还有三天才正式上课,便开始熟悉环境。她一个人在这个绿树成荫的城市国家到处转,体验异国他乡的感觉。全然不知,她一连四天没给家里打电话。家里的爸妈姥爷都快急疯了。他们托那位中介朋友四处访寻,费了好一番劲,才打听到她的宿舍电话,给她打过来。
  
  周圆圆这才想过来,哦,她还没给家里打过一个平安电话呢。事实上,她连手机卡都还没办呢。
  
  第一天上课,周圆圆旁边坐了一个黑黑瘦瘦的本地男生,名字非常的古风文气:高子轩。
  
  因为学制不同的缘故,高子轩比她小三岁。新加坡的小学中学一共只需要10年,不像大陆,需要12年。
  
  那时,粗线条的周圆圆没有预见到这个男孩日后在她生命中的角色。
  
  高子轩注意到这个天朝东北来的女孩子,跟新加坡女孩子的不太一样。
  
  理工学院里的大陆学生并不多。来新加坡留学的天朝孩子当然不会去念理工学院,他们念硕士博士,最差的也要念个本科大学。很少会去念这种比本科低的理工学院。
  
  新加坡的女孩子身材大都偏瘦,肤色偏深。阳光常驻的热带岛国,又喜欢运动,女孩子们,包括像高子轩这样的男生,皮肤通常都是健康的麦色或巧克力色。
  
  周圆圆却胖乎乎的,一张婴儿肥的娃娃脸。高子轩通常并不喜欢胖女生,这些肉若放在别人身上也不见得好看。但周圆圆胜在白皙透亮如上好瓷器般的肤色,光滑无暇,衬着圆圆大大的眼睛,清晰的五官,倒显得可爱。
  
  新加坡的女孩子大多爱时髦,爱打扮,很小就开始化妆,十几岁的小女生个个一副小女人的娇俏模样。周圆圆却总是一张素脸,眉眼淡淡。T恤牛仔裤,普通清爽。那张干净的粉脸,在这个高温潮湿的国度,因经常出汗更显得娇嫩水灵,吹弹可破。
  
  高子轩那时是个颇有女生缘的男孩。首先177的高度,在普遍偏矮的新加坡男生中,就算得出众。瘦,却不乏肌肉和力量。单眼皮小眼睛,却自炯炯有神。宽肩长腿,穿什么衣服都有型。对女生又尤为细心体贴,招人喜欢。就周圆圆所知,班上喜欢他的女生就有好几个。
  
  周圆圆喜欢他,大概是一年之后的事。
  
  普通新加坡孩子的语言,日常说话中英文夹杂,新加坡式英文,新加坡式中文——说白了,就是中文也不好,英文也不好。比如过马路,他们会跟周圆圆说:“小心躲car。”这种语言在让周圆圆哭笑不得的同时,也让她在初来乍到的那几个月里一头雾水,听什么都不真切。
  
  她所在的班,除了她一人来自天朝大陆,其他都是本地孩子。
  
  小组活动时,细心的高子轩注意到凉在一边茫茫然的周圆圆,便很认真地对别的同学说:你们要跟圆圆说英文,让她早些习惯。
  
  周圆圆当即心下一动,有些恍惚的温暖。
  
  跟同学们熟悉之后,周圆圆经常拉高子轩陪她出去逛逛玩玩新加坡。高子轩每每都乐意陪同,出行前还耐心细致的做好整体规划,把一切事宜打点得妥妥当当。

相关评论

奋斗在澳洲讲述那些奋斗在澳洲人们的故事,为大家提供全方位的信息,方便大家了解真实的澳洲签证、留学、移民、生活、旅游等信息。

本网站原创内容归奋斗在澳洲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Copyright 2011 Ausp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公网安备 13010202001370号

冀ICP备13010639号-1